孤寂是一頭吞噬人類巨大的獸 ...

《我是傳奇》在2007年底的傳奇般的上映, 的確一擄對視覺敏感的我有一番新奇的想像~

789.jpg 

本片改編自知名小說, 作者理查馬瑟森於1954年推出這本小說, 現代恐怖科幻類型故事的先鋒之作, 影響了各個世代, 並啟發了無數創作者的仿效. 這部經典科幻小說也曾二度於1971年改編為《最後一人》(The Omega Man), 由文森普萊斯主演, Boris Sagal執導. 扛著科幻驚悚的的電影基調, 一場人類研發出的病毒意外, 因著病毒的失控及作用, 人類措手不急應付病毒的入侵. 而被病毒感染侵入的後果是會便成攻擊力超強的「變種人類」!! 但卻也了無新意的借用吸血鬼、殭屍的模式: 只要被咬到會感染就會變成「變種人類」, 然後此類變種人不能見光, 故只能在晚上行動. 此類情節也出現在電玩或者其他電影《惡靈古堡》、《毀滅28天》...等.

但因為這樣的殭屍機制才能鋪成後續人類世界毀滅的情節, 因著人類科技發達, 為了治癒絕症而研發出病毒, 卻造成人類空前災難. 病毒傳播迅速, 人類無法制止. 至剩下主角羅伯奈佛(威爾史密斯飾演)是個免疫者. 帶著一隻獵犬, 遊蕩在空曠的紐約市中...

導演很具心思去取紐約市裡面最熱鬧的街景如: 中央車站、麥迪遜公園旁邊的熨斗大樓、華盛頓廣場...等. 讓這些有名景點慌煙滿草, 還可以讓主角在裡面打獵. 這些其景變成荒蕪廢墟般的場景構出一種超越真實的城市空間. 人煙沸鼎的地方在電影裡卻成了廢墟般, 不斷衝撞人們心裡面的事實映像. 像布西亞所述:「擬象」空間, 一種過度真實的空間, 或者一種超越真實的影像.

當電影一開始帶到荒蕪的「紐約時代廣場」(紐約市民新年倒數計時的熱門地點, 12/31總會湧入很多觀光客倒數迎新) , 讓我也想到台灣藝術家袁廣鳴的作品:「城市失格」( http://cat.ntmofa.gov.tw/author/home2.asp?id=105&wid=393 ). 袁廣鳴拍攝也了一系列台北市熱鬧街頭如: 西門町、忠孝東路...等地方. 但另人匪夷所思的是這街頭裡沒有一個人或一台車子, 不管是袁廣鳴的作品或是《我是傳奇》的文本裡面: 一種超越真實的影像喚起在城市生活的我, 心裡面一種很深很深孤寂~

《我是傳奇》的主角每天例行公事就是帶著愛犬出門去打獵, 到特定店裡跟拿取生活用品跟既定的假人模特兒對話, 晚上得把家裡武裝防衛起來, 防止變種人的入侵. 不過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 變種人侵入真正人類要做啥??? 拿來吃嗎??? 而且變種人具有群體性以及智慧判斷能力, 比《惡靈古堡》的蠢殭屍高明許多了~

而每天讓主角覺得恐懼的不是這些具有社會性且攻擊性的變種人!! 而是每天面對城市裡心裡面那巨大的孤寂, 面對的寂靜城市, 卻處處是充滿人類前不久留下的痕跡 (一堆廢氣車子、航空母艦跟戰鬥機、斷掉的大橋), 以及對家人的回憶感嘆. 當人類幾乎毀滅後, 主角還是得跑到一些廢棄店裡假裝買東西, 假裝跟人(假人模特兒) 打招呼, 把他的獵犬當作他兒子般的對話跟抱怨, 每天到岸邊放送著廣播, 期待有人回應... 孤寂就像巨大的獸不斷吞噬的主角.

而那麼一天, 主角的愛犬掛了後, 本想放棄生命的他終於遇到了一對人類母子, 那對母子告訴他因著上帝的啟示有個避難所, 是有個希望的地方. 但主角卻龜毛又固執的不相信, 認為這是無稽之談跟怪力亂神之說!! (嚴然主角是個無神論者), 但主角最後卻發現了病毒的血清, 為了保護血清交到母子手中, 自己跟變種人同歸於盡. 主角是無神論者但自己有如救世主(耶穌)之姿犧牲... 此類橋段也算是老梗一樁吧!!

每天我們活在城市裡, 雖然與城市一般喧鬧, 但在許多挫折跟感情的紛擾後, 仍是一般孤寂. 眼前是車水馬龍的城市景態, 但常常心裡卻像威爾史密斯所見的孤寂城市. 也許心中期待許多人多了解我們一點, 多傾聽我們一點... 也期待自己有更多的勇氣去說出心裡面的話語, 也許也許沒有勇氣去解決跟面對事情之前, 永遠是孤寂的...

電影跟藝術家大費周章的創造出這樣的影像, 一種取於真實卻超越真實的影像... 此時卻呼應心裡面那個不願意去面對的事實, 或者一直逃避的事實. 希望希望有那麼一天, 我在岸邊呼喊著的時候~ 有人會默默的靠岸...

創作者介紹

台創的二三事

tai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